理性愛國_事件庫_觀點中國

发布日期:2022-05-08 16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9月15日,國內爆發大規模反日示威,西安、青島、長沙等數十個城市,發起民眾保釣行動。抵制日貨的民間情緒高漲,只是,一些非理性乃至過激的抗議活動也屢有發生:有些地方甚至出現打砸情況。愛國有理,拒絕暴力,呼籲大家理性愛國。

  本來在講道理,但扣帽性質或侮辱性稱謂一用,就適得其反,多少有點淪為相互攻訐的口水戰。這個令人難過的現象提醒人們:數十年泛政治化背景下形成的劣質語言,對人心智的影響不可小覷。長期浸潤其中,如果缺乏警覺,往往會在不經意間就落入這種語言及其思維方式的陷阱。

  對於單個的行政機關而言,對法律的刻意回避維護了所謂的面子,保住了團體的私利,但對於整個社會而言,公共秩序遭到破壞,公民權利得不到有效保護,行政機關也可能因此失去了對法律的敬畏感,無疑是一種巨大退步。

  自愛,並且愛人,這是人性之所在。很難想像,一個缺失了這種人性的人,能夠真正愛國;一種視公民如螻蟻的人,又如何能使國家變得更好。面對以“正道直行,不避風險”為標榜的北航副教授韓德強,審視那些在庇護在“愛國主義”旗幟下的種種惡,感覺不只是一種簡單的憤怒或是不解,更有一種五味雜陳,欲...

  這段時間以來,愛國的熱情在升溫,反思也在深入。如果我們不反省,不能區別愛國和犯罪的根本區別,那麼這種戾氣的瀰漫將是禍國之源。有遊行者事後痛悔沒有反擊暴徒,這種反思難能可貴,但是“以暴易暴”也不是解決之道。

  對惡的縱容就是對善的否定。案件已經過去十多天了,西安警方也已經公佈了兇手的照片,儘快將嫌犯繩之以法,這不僅是對受害者的交待,更是向那些行兇者表明,我們的社會絕不允許那股殘忍而暴力的暗流存在。

  要警惕“仇日”成為一部分人實施暴行的藉口,他們真正需要的,是借助群體行動來宣泄內心不滿,通過完全無理性節制的暴力,得到滿足和痛快。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天,仍然有許多人為打砸日係車叫好,敢問那些支援打砸同胞日係車者,在看完這個視頻後,是否還依舊理直氣壯?

  還有一個人説看到別人做,自己也做了,因此,盲從和情緒失控是這三個人共同的情況。別人的車,是別人的財産,李某也許知道什麼是財産,但從他的行為看,很可能他的知識範圍裏沒有“財産權”概念。

  日係車被砸,首先得找打砸者索賠;若所購商業險包含了“打砸致損”,則可直接找保險公司索賠。若打砸者無力賠付,地方政府理應為自己對治安的管控不力導致車主受損,承擔適當的補償義務。

  越是這樣,中國司法部門越應對確立反一切街頭暴力的“紅線”堅定不移。一些反對聲的背後都是政治分歧,但中國決不能成為讓價值觀決定一切的社會。法律的權威必須不斷上升、鞏固,這是全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,敢於為此而奮鬥不止的人和力量,歷史對他們的最終評價一定是正面的。

  對於愛國,不能只有一種理解,維護國家利益,可以有不同的方式;公民怎麼樣愛國,也可以有不同的選擇,“愛國”不能由誰來壟斷和霸佔。那些沒去參加遊行卻勤於批評政府的公民,他們可以是愛國的;那些樂於幫扶他人、愛護同胞的公民,即使不主張強硬對日,也可以是愛國的;甚至那些沒有為國家犧牲生命...

  李昭是在看到三個大學生攔車之後,想出用紙牌給眾人提示這一招的。9月15日下午兩點左右,李昭手持一塊紙板站在西安市長安中路由南向北方向的機動車道上。日本政客們在釣魚島上玩的拙劣政治遊戲,在某些低素質或別有用心的人的作用下,讓很多中國人實實在在地受到了傷害。

  當下不僅表達愛國情結更需要智慧,政府與社會的應對也應該提前考量,未雨綢繆,做足力保穩定的功課。更關鍵的,如何從制度上、人性化的舉措上關注城市打工者這一弱勢群體,實實在在地關心和幫助他們的生活,為他們的減壓,讓他們找到平衡,引導他們通過正常渠道表達自身訴求。

  保衛釣魚島的人和宣傳活動是愛國行為,原本是不應當受到質疑的。但是。愛國行動被商家作為商業活動所利用,讓人因為有美女的裸體彩繪聚眾圍觀、拍照,就是假借愛國行商業推銷之實的不道德行為。

  這次系列反日遊行是中國民眾行使民主權利的一次操練,但其間不斷涌現的暴力慘劇更值得我們反思,如果我們不能謹慎有序地組織和參與公共事件,集會遊行就不再是一種民主權利,而可能異化成一群暴徒的狂歡,限制和侵犯更多人的自由和權利,乃至財産和生命。

  “斯世清濁,全賴我輩激揚”,社會的良性改觀,需要更多的李昭,需要我們每個人都葆有公民意識,而不是只做鍵盤公民,更不能做公民的敵人、公民意識的破壞者。而于公共權力而言,除了呵護與激發公民意識,也應該主動適應和推動公民意識生長,比如面對公民的權利訴求,主動曬三公;面對公民的叫板,能...

  借對釣魚島實施國有化之機,不僅可以向世界宣示對釣魚島的主權,造成釣魚島歸屬日本的假像,還可能使日本在東海增加數十萬平方公里的海洋國土面積,夢寐以求的一千海裏海上生命線成為現實。

  我們慶倖,同樣是在群情洶湧之際勇敢地站出來保護被群毆的對象,“舉牌哥”們沒有像文革中那樣引火燒身,而是得到網路內外輿論的一致讚揚和敬重。這充分説明,時隔四五十年,我們已不再是一群完全被荷爾蒙牽著鼻子走的公牛;鬥牛士手中揮舞的紅布固然可以在一部分時間點燃所有人、也可以在所有時間點...

  9月18日下午,人民、新華、搜狐、新浪等七家主流微網志之上,著名慈善人士陳游標突然發佈了一條緊急通知。為被砸壞的日係汽車買單,對於陳游標的舉動,公眾當然更願意相信他是出於慈善的目的。

  連日來,全國各地無數人員走上街頭,宣示愛國激情,表達反日義憤和保釣決心。許多人像李昭那樣,一腔熱血遭遇兜頭冷水,失望地嘆息:“真正的愛國遊行其實已經結束了。願愛國遊行成為公民行動的新起點,更願“西安舉牌哥”們成為從“盲動”到“理性行動”的拐點。

  9月10日以來,日本政府不顧中方強烈反對和一再嚴正交涉,宣佈“購買”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嶼,強烈激起了中國民眾的憤怒和不滿,在很多城市或多或少的暴發了針對日本的示威遊行、抵制日貨、戶外廣告宣傳、知名人士反日演講、試鳴防空警報等系列事件。

  9月18日共有180多個中國城市發生了抗議日本侵佔釣魚島的示威活動,其中有的一個城市就有幾十批甚至上百批群眾先後參加進來。近日中國主流媒體對打砸行為發動了疾風暴雨般的抨擊,充分彰顯了全社會對街頭暴力的鮮明唾棄。

  無論各方人士持有怎樣的意見,在共同抗議日本政府“購島”行徑的時候,本應理性、包容,攜手一致,而不是動輒施加暴力。這既非理性愛國,也令“愛國”蒙羞。

  知名教授韓德強近日在抗議日本遊行隊伍中先動手打了一位老人。韓德強對此回應稱,被打者“是漢奸”,“是不講理的人”,在遊行隊伍中他“造謠、誹謗、污衊開國領袖,破壞中國人民團結”。

  在翻滾的戾氣面前,李昭是勇毅的;在非理性的盲動面前,李昭又是清醒的,因而顯得可貴而可敬。

  于公共權力而言,除了呵護與激發公民意識,也應該主動適應和推動公民意識生長,比如面對公民的權利訴求,主動曬三公;面對公民的叫板,能夠謙抑,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應。此外澳门123656com开奖對民眾還應多一些公民意識、權利意識方面的培養和操練。

  冷靜不是懦弱,愛國還需理性。主權問題本質上是國與國之間的問題,最終要依靠外交等途徑來解決。將國與國的問題上升到人與人的互不諒解,甚至是暴力行為無助於現有問題的妥善解決,還可能將問題涉及的層面擴大化。為了民族尊嚴、民族利益,請理性對待冷靜處理。

  梳理歷史、反思當下,應該達成這樣的共識來紀念“九一八”:愛國不是綁架他人意志的工具,愛國同樣不是犯罪的擋箭牌。愛國,首先是愛身邊的人,是對社會秩序的自覺維護,是為這個國家加分。愛國,一定會讓生活更美好,而不是更糟糕。

  近日,日本政府不顧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的強烈反對和抗議,宣佈“購買”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,完成所謂“國有化”手續。每一個愛國的中國人,都應加倍珍惜來之不易的大好局面,用文明理性展現中國力量,把我們的國家建設得更加繁榮富強,為捍衛領土主權提供堅實保障。

  幸好我們還有這個理性的課堂,讓孩子們在這裡學會獨立思考,學會擔負責任。有人評價説,這些孩子的身影,就像微弱的燭火,照亮了這個晴朗又晦暗的秋日。

  部分日資企業停工停産,完全是受經濟利益所支配,是一種特殊條件下的策略調整和權宜之計,與保障員工安全毫不相干,更沒有直接聯繫。

  今天是“九一八事變”紀念日,相信各地會有更多的愛國群眾不忘國恥,抗議日本的“購島”行徑。粗野犯渾從來無愛國,所有愛國群眾有了這幾天的教訓,應提高警惕,深圳沙头角海关腐败窝案:小轿车放行一切不可再讓他們披著的愛國旗號來製造混亂,侮辱愛國。

  媒體工作者要對自己的工作負責,對自己的觀眾負責,對自己的使命負責,更要對國家的利益負責。在大是大非面前,新聞媒體一定要以人民利益為重,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,堅持和發揚優良的記者道德操守,強化正面引導,實踐“先做人,再作文”的媒體從業諾言。

  團結是有條件的,一是有共同的意志,二是有有力的核心,三是有可以看得見的行動,四是有預期的目的,如果都沒有,我們就共同反思吧!

  在我們應該如何愛國的引導上,媒體也必鬚髮揮應有的輿論導向作用。發生如此嚴重的暴力侵害事件,絕不僅僅是“不提倡”就能一筆帶過的,必須劃出不可逾越的底線,拿出無法容忍的態度——不具備基本“愛國”技能的人,請安靜的待在家中!勿要出去丟人!

  表達情緒和立場很正常,但一個有“愛”的人,要表達“愛”的情緒和立場的人,會想自己的行為會帶來什麼影響,會判斷自己行為的邊界在哪,不會拿起棍子橫掃一切。

  大規模的示威遊行,如果缺少自律和管理,很容易演變為不受約束的集群行為,導致失控和暴力。愛國的表達是否理性,不僅取決於參與者的素養,也有賴於管理者的作為。如何維持現場秩序,如何應對突發事件,如何控制違法行為——這些管理理性,一樣不可或缺。

  用理性去愛這個國家,才能讓民意表達的焦點更加準確、集中;用理性愛這個國家,每一個公民的權利才有保障,社會才會富有生機,國家也才會更加強大。

  每一個中國人,都擁有一顆真摯愛國熱心,但是我們是不是真正的愛國者,我們參與的那些行動是否是愛國表現,就要看你回答得了這個問題麼——你知道該怎麼去愛國麼?

  我們要抵制日貨,並不是砸自己的日貨。我們應該在自己的各行各業,都比它做得好。我們的官員比他們的清廉,我們的街道比他們的乾淨,我們的橋也比它的結實,還有我們的年輕人,比他更有未來更有希望!

  無論是道德論者,還是暴力論者,都可能會成為愛國者,但對於一個健康、文明、規範的現代社會而言,愛國應該有這樣一個明確的邊界。邊界之內,是理性愛國;邊界之外,是暴力主義。我們當然喜歡和需要理性愛國。只有這樣,我們才可能繼續保有愛國的基本權利。

  高舉愛國的大旗,首先要自尊自重自愛,既要有憤怒的“小眼光”更要有愛國的“大視野”,千萬別被憤怒衝昏頭腦,做出任何衝動的傻事,那樣只是幫倒忙,有悖于愛國的初衷。愛國誠可貴理性價更高。

  們只需理智地愛國,理智地表自己的愛國情懷。如果我們不強硬,日本就會認為我們是軟蛋。我們應當給他們一些厲害,讓他們看看我們到底軟還是不軟。

  民族利益的大局固然重要,但在民族利益的大局面前,誰有權以強制或者暴力的方式強迫別人放棄合法權益呢?一個普通公民有沒有義務為了民族利益大局而自我犧牲呢?如果正常的法治秩序不能夠得到彰顯,這一次的受損者會不會在下一次揮舞起“正義”的大棒,打向這一次的“正義者”呢?如此往復,誰還敢提...

  當前更要的是謹防愛國情緒被利用。日本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的野心已經昭然若揭,若再對中國社會和諧穩定、經濟止滑提速加以干擾,那麼中國經濟改革開放30年來的成果,將被日本及其他一些別有用心的國家破壞。

  我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,不買日本車,不買日本化粧品,不去日本旅遊,這都是法律賦予的個人的自由,誰也攔不住,誰也干涉不了。但是,我們不能以暴力去干涉別人,甚至去破壞同胞的私有財物——這已經是嚴重的違法行為了。